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07阅读
  • 2回复

一次特殊的天津之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4948
qe5feky  
r&FDEBh  
大约是1996年的夏季,我在商业大厦集团公司行政办公室工作。当时的商业大厦党支部书记老谢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交给我一项任务,去天津处理一件病故职工的善后事宜。职工丧葬,慰问这类事情一般应该由公司工会去处理。我看着似笑非笑谢书记问;我又不在公司工会凭什么让我去?老谢摸着下巴,转弯摸角地说;这件事处理起来可能有些棘手,是一位咱们公司的职工死在医院了,欠着医院好几万块钱的住院费医疗费,现在她的家属给打来电话,希望咱们单位出面帮助解决一下,你说让女同志去吧怕是不大方便,男同志吧又都没有时间出去,所以领导班子研究了一下决定派你去。 Ewg:HX7<(  
当时公司工会有位科级办事员姓李,叫李桂霞,是为女性,公司工会主席由一位主抓业务的公司副总担李耀钧担任,说这俩个人出不去到也合情合理。那我就去吧。谢书记接着告诉我;这位去世的女职工姓司,叫司振琴,原来是一名天津到张家口下乡的知青,抽调返城进的宣化百货公司,在柜台上也没干几年就因为有病退休回了天津,所以即使是百货公司的老职工认识她的也不多。这次派我去天津主要的是解决她的住院费医疗费的清算,另外再适当对她的家庭给予5000元经济补助救济。如果对方家属不同意你和公司联系商议。到此我也听出来了,原来此去是有风险的,万一对方不接受公司的这个处理方案我可能就会被对方扣留住,怪不得女同志不方便去,工会主席没时间去。但是既然我已经接受任务了那硬着头皮也得去走一趟了,我从财务科取了份转帐汇票,提了8000多元的现金,踏上了天津之旅。当然我也有自己的主意,我把我岳母也带上了。如果一切顺利就是让我岳母去天津旅游一次,如果司家有什么要扣留我的意思我岳母可以帮助我和家人和单位联系。 4[N^>qt =  
我岳母50几岁的人了,来自河南农村,没去过天津,听说我要带她去逛逛天津高兴的不得了,当下就收拾了行囊和我奔赴了火车站。宣化乘车北京倒车,一路上也十分顺利。 ,a#EW+" Z  
对于天津这座城市我并不陌生,我去过。我大伯就住在天津河西区。不过那都是在天津北站下火车,从天津站下车还是第一次,一下子感觉天津还是很高大上的。我掏出了地址想着怎么找到司振琴的家去。好在地址上有‘南大街’三个字比较熟悉,我们商业大厦就在南大街,没想到天津也有条南大街。问讯着找公交车,找南大街,别看天津多是歪街斜巷路人还是很热情的,指着路往左走往右走的,终于还真摸到了司振琴家,原来家门就是个干洗店。我把这个地址落实着了却并没有直接和他们接触,我在附近先给我岳母找个旅馆安顿好了,才又返了回去。 8_N]e'WUh  
请问这是司振琴的家吗? F:aILx  
您找她有什么事? u{L!n$D7  
我是宣化来的,单位派我来慰问司振琴的--- 5xL~`-IA&v  
没等我把话说完柜台里的老太太就扑了出来抓住了我的双手。 n?V+dC=F}  
你是宣化来?哎呀,可把你们盼来了!可惜呀,司振琴昨天已经出殡了。 "jw<V,,  
老太太说着话眼泪就淌了下来。 /&4U6a  
癌怔啊,正正熬了十年,做了三次手术,受了多少罪呀,最终还是走了。最后这次手术孩子说家里没钱不做了,我非要坚持给她做,欠了医院好几万元,尸首医院都不让往外拉,怕咱们不给钱了。 ++E3]X|  
我这次来就是给司振琴结算医疗费住院费的。 Wl}&?v&@  
那可太好了。快快上炕坐。 =JmT:enV  
老太太一边把我让进了柜台后面的里屋,坐在了炕上,一边喊来了她的两个八九岁的孩子。 A`R{m0A  
快跪下,跪下,给你们这位宣化来的叔叔磕头,谢谢他给咱们家解决大难题了。 mx=BD'  
俩个孩子还真跪下磕头,这我怎么受得起,急忙下炕把孩子们扶了起来,报告着自己的职能底线。 fum0>tff  
我这次来只能代表单位给司振琴结清她住院期间的所有费用。还有就是按照国家的职工丧葬标准给一笔丧葬费,另外是单位领导考虑到你们家庭经济方面可能有些困难,给一次性的困难救济金,这个是五千元。如果你们家同意咱们现在就办理,如果还有别的要求和意见我可以替你们向单位领导汇报,再做商议。 %;D.vKoh  
这还能有什么意见!你们领导都替我们考虑到了,我们也知道司振琴没在单位上几年班,这样我们就非常的知足了,非常的满意。 M'/aZ# b  
看起来老太太就是司振琴的母亲,在家里有绝对的主事权利,说话敞亮,深明大义。当下就喊她的孙子;你去把你爸叫回来,说家里来人了,是来帮助解决你姑姑住医院问题的。让他回来的时候顺路买点东西。接着又对我说;你今天中午在我家里吃顿便饭吧,也没什么好的招待你就是坐一坐,都认识一下,感谢你帮了我们家一个大忙。 bcupo:N  
当下老太太把茶水烟卷全端上来了。她把我当成了座上宾。我呢,等着叫来人处理问题肯定不能走,就一边喝茶一边听着老太太的叨叙。 9+pmS#>_  
原来这真是司振琴的母亲家。司振琴有一个妹妹两个兄弟。司振琴的丈夫在天津的一家小企业上班,单位效益也不景气,加上司振琴常年有病家里拖累的够戗,所以司振琴死了的后事都由其两个兄弟处理。由于医院担心司振琴出殡后欠钱不还所以一直不让家人拉出尸体,是司振琴的大弟弟司振兴从自己工作单位先借了份支票押在医院这才把出殡的事办了。现在我要等的就是司振兴和司振琴的丈夫。时间不长,司振琴的丈夫来了,他身材比较瘦溜,脸色比较白净,温温雅雅地。手里拎着只空提蔸。进来和我打了招呼就被吩咐洗菜去了。司振兴回来比较隆重,手里拎着两大包东西,大声地说着感谢的话。后面还跟着一位年轻的妇女。经介绍是司振琴的妹妹,也是司家老太太的二闺女。 Nv"EV;$  
寒暄客套是免不了的。之间,司振琴的妹妹话比较多,先说了一些她姐姐住医院的经历,给大夫护士送礼,自己家从商场里买上水果给大夫护士送过去,怕人家不要非说是家里产的。还说了一些天津企业的情况,普遍的不景气。工人下岗,在岗的也拿不到全部工资。司振琴的丈夫偶尔也插几句,他们对天津市长李瑞环似乎都不大满意。其他人则是里外忙碌着。我掏出了单位带来的银行汇票,把话引入了正题。 z<5m fAm  
咱们是先去医院把帐结了?还是先在家里签上一个协议? M>/Zbnq  
司振兴说;医院结帐的事不急,吃过饭你休息休息,下午我带你去。 Lco& Fp  
我说;那咱们就先签协议吧。协议也很简单,你们只要在这份救济书上签个满意,写上名字,我就把救济款和丧葬金给你们,咱们这件事情就算了结了。 =)7s$ p  
这个我来。老太太不等别人表态,拿起笔签了自己的名字,写了大大两个字;满意。 L31|\x]  
好了。 Sf r&p>{,  
我把丧葬费和救济金交到了老太太手里。老太太有些激动,颤抖着手,但是一看就知道老太太见过大钱,她略微数了数把钱交给了司振兴,回来你把钱给大伙分分,谁出了多少先还上。现在咱们开始吃饭,招待这位宣化来的恩人。 1m.W<  
没想到事情很顺利,我悬着心放下了。看着一盘盘端上来的菜我想起来了,我得回旅馆去。我得带着我岳母去饭馆吃饭的。司家人不让我走,我说;我岳母跟我来天津了,是来看看天津大城市的。她没有出过门,我得带着她吃饭去。老太太说;还去那吃饭去,你请过来和咱们一起吃吧。这东西都齐备的。都加双筷子而已。吃完饭想逛天津有我闺女可以陪她出去逛的。住的远不远呀?快去,快去,把她请来过来吧。 Ox@P6|m  
我回到旅馆把我岳母领到了司家。你还别说真做对了。司家酒席上上了满满一大盆螃蟹,说是专门为我准备的,可是我天生不吃这东西。我岳母爱吃,一只接一只吃的挺高兴,司老太太也是笑的开怀。我岳母还是一边吃一边夸我这个女婿,真给我提气。 ,#8e_3Z$  
吃过午饭略做休息,我就跟着司振兴赶往南开医院,办理司振琴的费用结算事宜。当然我岳母是跟着我的,我怎么能让人家出人陪精力的陪着逛呢?何况我岳母和她们也不熟悉。办完事我可以陪着我岳母逛的。想到那去到那去。送钱估计到那都没有问题,一切顺利。我把交款收据拿上了,司振兴拿到了押在这里的支票。俩人都很高兴,以哥们相称。我就突然冒出个念头,让我岳母也体验体验大医院的看病程序。这下可好,出大事了。我岳母进了诊疗室我和司振兴在走廊里抽烟。听着有人喊杨秀珍,可是不知道是喊谁呢。后来才搞清楚我岳母叫杨秀珍,是喊患者杨秀珍的家属。那当然是我了。人家见喊了好半天没有人答应很不高兴,见到我是一顿训斥;老人是严重的心律不齐,怎么现在才来看医生?快去办理住院手续,病人需要进一步做观察和检查。 {*ob_oc  
怎么会这样?原来挂号看病也就是看着南开的大名玩玩而已,怎么真的查出来了问题?再看看我岳母的脸色还真是无精打采,病秧秧地。我一时真没了主意,司振兴到是很仗义;大娘有事没事?如果需要住院治疗你没有带钱我可以把支票再押进去。我想了想,等等吧。因为我从来没听说我岳母心脏有问题。我让我岳母先坐在椅子上休息,慢慢问她,和她商议。问她的感觉,是不是可以走动,可以先回家去。我告诉她如果感觉还可以就先回宣化,真需要看病治疗我还可以带她到北京的大医院去,毕竟北京离宣化更近一点。我在北京还有亲戚。休息了一会儿我岳母的脸色转过来了,说没有事,可以走了。我也就匆匆地和司振兴做了告别,带着我岳母回旅馆了。 y.q(vzg\_  
回到旅馆,我岳母的气色大好。没事了。急着要出去逛街。我带着她去吃了狗不理,逛了集贸市,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看了许多天津的风景。也出现了几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比如,我刚离开我岳母几步她就被人忽悠了,买了好几米所谓的便宜布料。比如,我岳母想解手找不到公公厕所,我指给她了,她跑去又跑了回来,不忍心花5毛钱的入厕费。但是我们旅游的很开心。岳母真是个出门旅游的好伴侣。她信任你,相信你。啥都听你的。但是,南开医院医生的训斥还是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没敢多玩几天就乘车返回宣化了。我都做好了要带我岳母再次去北京看病的心理准备。可是后来的结果证明,我岳母的身体根本没毛病,医生就是放了个屁。只是南开医院的名字大了点,让我一时心有余悸。
发帖
17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6-25
忽悠买布料,上世纪90年代在很多城市经常发生。天津人热情,美食很多,现在狗不理包子贵的咋舌.....

发帖
4948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6-26
回 wangsiqing6 的帖子
wangsiqing6:忽悠买布料,上世纪90年代在很多城市经常发生。天津人热情,美食很多,现在狗不理包子贵的咋舌..... (2020-06-25 18:22)  Y*vW!yu  
 VN\W]jT  
有个女的说她想给她妈扯点布料做衣服,她妈的身材和我岳母很相似,请我岳母帮助比试比试,我岳母就过去了。完了人家说自己有优惠券买布料可以便宜,说我岳母可以趁着买几米。我岳母信以为真就买了十几米。还是一脸高兴的表情。其实我和她分开不过是几分钟,在一个服装摊上多瞅了几眼。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
      
      sh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