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30阅读
  • 22回复

你的努力和进步不一定是正比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489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9-12-04
1, 大概是1979年的10月底,我终于结束了长达四年半的知青生活回到了古城宣化的家里。母亲笑着,父亲似乎也长出了一口气。回到宣化我就可以上班挣钱了,自己养活自己,减轻了家里的经济压力,尽管那只是一个精神上的压力,我在下乡期间有在公社工作组工作和县委宣传部的时间都是有补助的,不需要家里寄钱。额外的费用也就是一些从宣化到蔚县的往返路费而已。 </@3}rfUPg  
托老书记的关照,我抽调到了商业局。当然没想过自己能进机关,想着是到百货大楼干个售货员啥的,因为在我当时有限的认识里商业局就是卖东西。包括服装,布匹,五金,交电,百货,文具,还有自行车,电视机等等一些东西。后来才知道商业局下面有出许多的公司,百货公司,五金公司,副食公司,蔬菜公司,煤建公司,饮食服务公司....对,我就分到了饮食服务公司。当时饮食服务公司的大楼就在南大街与牌楼东那个拐角的位置,三层拐角转楼,一层是照相馆,二,三层办公,挺壮丽的。谁知道从饮食服务公司又往下分有理发馆,照相馆,旅馆,饭馆,浴池,箭称四馆一堂。最后我被分配到了东升饮食总店下属的东大院饭馆。离家特近,步行着从家里去单位也就五六分钟。算是给我了父亲一大惊喜。记得78年我在蔚县,县里有一个名额要报送我上大学,条件是为放弃知识青年的抽调资格,念完大学后必须还回县宣传部里工作,我和我父亲一商议,我父亲说我宁可你回宣化掏大粪也不能留在蔚县。这回好了,我回宣化没去做‘出口贸易’改成了‘进口公司’。 x |0@T?  
进了东大院饭馆,我从学习打烧饼做起。有时候也炸油饼。教我打烧饼的师傅是两位中年妇女,我叫她们一个是武姨,一个是李姨。打烧饼需要早起,我家离单位近,又是年轻人,自然得捡脏活累活干,5点多就起床了,洗洗涮涮后到单位去,换上工作服,先把烤炉的火生着了。用劈柴先点燃虚火煤,先把虚火煤烧起来了在加一层叫京西煤的硬煤,这种煤没什么烟,燃烧大卡大,燃烧时间也长,填满了一灶基本上可以供一个上午烤烧饼。这个时候武姨和李姨来了,活面。把面粉倒进发面的大陶盆里,新面旧面一掺和,揉出一个个面团,放在面案上,再进行细致加工。你别看这活面没什么,其实打烧饼的技术的大半都在活面里头了。发面掺生面,掺的生面多少,使碱的掌握,直接关系着烧饼的口感和质量。都是技术。剩下来就是做什么品种了,普通的扭丝烧饼,有甜的,有咸的,甜烧饼把面擀好了,铺上一层红糖,卷起来切成段,一拧一擀,入炉。咸烧饼是把面擀好了加一层麻油和白面,咸盐,以及提味小料活成的酥,完了也是卷起来切成段,一扭一擀,入炉。 vf-cx\y7  
入炉,烤烧饼的工作由我操作,技术含量不高,主要是臂力有劲,和火候的掌握。端起来放着12个烧饼放进烤炉,等烤熟了再端起来倒进笸罗,要求是动作平稳,掌握好火候。这个时候烤炉里温度很高,炉堂内四周是火,中间是个耐火砖的平台,把铁盘子端起来送进炉,关上炉门,等个四五分钟烧饼就熟了。一个班要出上百炉烧饼,工作量还是比较大的。加上出炉时铁盘子很烫,得一只手垫块布去端铁盘子,一只手用铁耙子护着,弄不好就被烫一下,火烧火燎的疼。你得忍着。 c!20(( 2|I  
复杂一点的烧饼有大糖酥饼,和甜咸酥了。大糖酥,是包糖包酥,做法和擀烙饼差不多,出了锅烧饼是一层一层的,外焦里甜,冒着油花的金红色。甜咸酥呈牛舌头状,做的时候比普通烧饼多掺生面,熟了外皮有酥,吃着劲道,有甜咸两种感觉。那年头一个甜烧饼二两粮票八分钱,一个咸烧饼二两粮票6分钱,大糖酥饼最贵,一个二两粮票一毛二。还有烧烤,出炉多种工序。真不值得我们一顿忙乎的。 H7&bUt/  
东大院饭馆名曰饭馆,其实是个饮食部。没有炒菜,不接酒宴。主任是个男的,叫李南山,平时少言寡语。副主任是个女的,叫韩桂芝。话特别多,荤的素的都有,绝对的饭馆主力。那年代私人早点摊几乎没有,整个东大院宣钢数万人都由我们饭馆负责早点供应,忙的跟打仗似的。韩桂芝一会一会从门市往后厨跑,一会是笑嘻嘻地,报告门市里发生了什么有趣的新闻,一会是高呼小叫,催促我们快点快点,柜台快被人挤倒了。过了早点饭馆就不忙了,面案后厨的职工清闲下来,有时候10来点钟就下班了。但我得等到12点,凑够八个钟头。前面的门市部里过了早点是买点烧饼,麻花,煮花生,炸大豆,总店肉食加工厂送来的熟肉,以及啤酒,白酒,香烟之类的。也不忙。有时候韩主任会来我们后厨,讲些黄段子,和她新婚的身份完全不符。武姨,李姨也会拿她逗乐。 _1EWmHZ?  
在东大院饭馆工作,我身边除了郭桂秀,程晓玲,小毛子三名未婚青年,都是一群结了婚的大姐大姨,开放,直爽,口无遮拦,尤其是小韩,曹胖,大老郭等人,整天说的都是床地之间男女关系之类的消息,以此为乐,活跃气氛,让我有些不大适应。她们还嘲笑我说话文绉绉的,甚至怀疑我话里是骂人。直到有一天我被曹胖子惹火了,暴了句粗口,你妈了个逼的,她们居然都笑了。说我终于说了句人话。可见我是多么的孤独。 KsR^:_e  
除了孤独我还有些郁闷。或者说是发愁。从农村抽调返城,一切都得重新开始。工作是学徒,一个月20元工资,还没有我在县里挣的补助多。一个月发了工资得交给我妈10元,说是给我攒着。还有一个问题是在饭馆工作似乎低人一等。现在私人开个早点摊都被称做小老板,个体工作者,那个年代人们看重的是重企业,在那个那个国营大厂工作。我的许多好同学不是在宣钢工作就是某个厂矿。有的都有对象了。我在饭馆工作可能一辈子连对象都搞不上。可是我并不比任何人差。现实却这么残酷。我曾经想到过我的那个中学初恋同学,心里念念不舍。但是自卑的心理还在,一个是不知道她现在何处,二个是也不知道她瞧得起瞧不起我。幻想着我如果当了大作家也许就能够见到她了。所以我想要写作。事实上这也是我唯一的长处。我就是靠着这个信念活着,想着。当然也要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后来也确实有了个机会,一天,那位爱讲荤段子的韩主任喊我进了办公室;小高,给你安排个下夜的工作。 xzrA%1y  
下夜都干什么? W{js9$oJ  
你想干什么呢?看把你美的。下夜什么都不用你做,夜里来单位睡觉即可。一天还有六毛钱的下夜补助。 3g''j7  
在哪下夜? $Il:Yw_  
就这间屋里。 +w(>UBy-  
我第一次认真的扫描了一下办公室,屋里有换衣服的柜子,有办公桌,角落里有张床,床上还有被褥。感觉很不错。 FXd><#U  
好哦。我同意。 Uc>$w?oA  
晚上把被子拿来吧。不嫌弃盖单位的也行。不过你可记住了,别明天早上大伙来上班了你还在被窝里躺着。 4qe!+!#$  
不会的。 l$mfsm|{:  
我心里想;我天天上早班,住在办公室早上不用早起不用急急的走路了。 d4[mR~XXT  
晚上,我从家里抱了个被子就住单位了。 b8$(j2B~  
有了这个下夜值班的工作,虽然白天还该干什么干什么,夜里来睡觉却多挣了六毛钱,一个月多挣了18块钱。更重要的是我有了个更踏实的写作场所。桌子,笔墨都有了,电灯电费不用考虑。方便多多。我开始了我的文学创作。写一个歌剧剧本《鸿雁和紫雁》。日子变的充实而快乐。 ` fm^#Nw  
东大院饭馆和东大院百货是紧挨着,前面各有各的门市部,后院是一个。他们也有值班下夜的,下夜的是个中年人。一天晚上,他走进了我的屋,见我在写东西就提醒我;你可得注意休息,别睡得太晚了。要是困的厉害了进来了贼你也醒不了。 2C@s-`b   
这个人的话确实提醒了我。我找了我的同学和好朋友曹继承,他在焦化厂当电工,自学无线电技术。我求他帮我做个报警器。 6 OLp x)fG  
你要个报警器?我--我给你做一个。 .e|VW)  
曹继承说话稍微有点结可,做事效率很溜。不出三天把一个烟盒大的东西给我送来了。往门市栅栏上一接线,外面有人一碰屋里就铃声大作。棒极了。别说有我呢,没人贼也得吓跑了。 D1g .Fek5  
有了这个报警器我放心了,晚上更积极的写稿,有时候一写就是一夜,睡觉改到下了早班回家睡。时间一长出事了。有一天我在办公室睡着了,第二天上班的武姨,李姨怎么叫也喊不醒我,怕我是煤气中毒,俩人越过了大铁门进来才摇唤醒了我。 :3$$PdZ  
俩姨姨吓得够呛,李姨的裤子都挂扯了。她们对我的感情也显现了出来,原来她们很喜欢我。也很理解我,支持我的写作。 RV{'[8gM   
就在这个时候,总店的主任李主任来了,要调动我的工作。 )e6)~3[^  
李主任有50多岁,国字脸,戴眼镜,中等个,口音是关南的。我听着比较亲切。他先表扬了我一顿,话头就转到调动上了; p#DJow  
你说说化肥厂那个小崔,都多大岁数了,还又怀孕了,去医院做了手术身体总好不了,我让她们门市部一个女的小张代理一下主任,她干的又不行,我这就想起你来了,小高你来咱们饮食工作也一年多了,小韩南山她们都反映你不错,你去化肥饭馆当主任去吧。也是给你个学习锻炼的机会。 %M KZ':m  
化肥厂饭馆那时候我不知道在那,可是知道化肥厂在那,在宣化东南,离我们家至少有七八里路,而且路不好走,车也多。得走焦化厂外身,穿越宣钢铁路。再说了,我去了化肥厂饭馆东大院饭馆下夜的工作也丢了,一个月损失了10几元收入,当时我就说;我不想去。 <+iL@'SgF  
李主任似乎很吃惊;你不想去?这机会多好啊。别人想去我还不给你,你不想去? KM o]J1o  
不想去,一个是离家远,一个是我没经验,第三个是我和这的人熟惯了,舍不得 64jFbbd-/  
我罗列着各种理由。 ,'0Zd(s  
李主任是老领导,能说会道,做起了我的思想工作。 GR ^d/  
你说你舍不得离开东大院我理解你,混熟了,都挺好,关系处的不错,可那的人不是处的,你在蔚县下乡不是和老乡处的不错,你回来和这的职工不是处的不错,你去了化肥也一样,处着处着都熟悉了。有什么?再说了,你是年轻人,要多学习多锻炼,没经验干的时候长了就有经验了,我当饮食总店经理也是一天天学的,谁是他妈一下来就是当主任的当经理的? wr+r J  
李主任把我逼的急了,我扔出一句实话;我去化肥饭馆钱就少了。 C!%\cy%Xj  
李主任早就预料到了似的;不就是少了10几块夜班钱嘛。我告诉你,很快咱们职工就要长工资,你小高也不能把眼睛盯在钱上,要学习雷锋精神,把自己当做一块砖,东西南北任党搬。 K[/sVaPZ  
我说不过李主任,还是服从调动去了化肥厂饭馆。 I&lb5'6D  
t7 ].33%\  
去化肥厂饭馆那天是李主任说的那位小张领着我去的,骑着自行车走了有半个小时。小张是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漂亮全在脸上,光洁,细润。她老公在化肥厂工作,她是化肥厂的家属,家住化肥厂家属宿舍。小张很能说,一路上絮絮叨叨给我讲了化肥厂饭馆的情况,人员轶事。到了化肥厂小张还先带着我去她家看了看,说是认认门,以后有空去串门。她家是平房,排子房,小院,单独的小院,一室两屋。特别给我印象深的是她讲了个邻居家煤气爆炸的事故,男人一进屋点了根烟,把家里的炕都炸飞了。原因是化肥厂家家接进了厂里的煤气管道,用煤气烧饭,用煤气烧炕取暖。从小张家出来去了饭馆。饭馆房子是化肥厂提供的,很大,也很空。靠东有一排水泥柜台,货架上摆着烧饼笸罗,烟酒,货架边上有个门通往后厨,打烧饼的地方。条件和东大院饭馆差不多,只有一台活面机,其余都是手工操作。 Z#nPn>,q  
我到化肥厂饭馆是代理主任,不干打烧饼,岗位是站柜台。名义上还负责饭馆的管理工作。可是也没什么管理的,人员就六七个人,小崔休息,每天后厨有三个工人生产烧饼,油饼,干些杂活,按部就班,无需指导。前面是三个人倒班,有我,有小张,还有一女的。早上忙三人全上,过了早点倒班,有一人回家休息,俩人在岗。平时顾客也没几个,有来的人也很少是买东西的,是来唠闲磕的。有一天,一个男的从柜台档板下面就钻进来了,把我惊了一下。他长的象武大郎。个子低,智商还有问题。看着傻呵呵的。我问他要干什么他也不说,我抓住他从挡板下面又塞出去了。小张笑着给我讲了这个矮子的故事。她说,这个男的并不是傻子。是一个流浪汉。经常在这一片转悠。附近几家店铺里的人都认识他,经常给他一些吃的,穿的。有一次,粮站里的人要给他介绍个媳妇。把他和一个女的关在粮站里一宿,第二天一看,女的睡在粮食垛上面,他睡在粮食垛下面,一夜他都没够着女的手。我不知道着事的真假。没过几天,小崔身体恢复,上班了。我顺利地回到了东大院饭馆。 8kA2.pIk  
回到东大院饭馆,我又能下夜了。又能创作了。可是没有多久李主任又找我来了,调我去风动厂饭馆去。这次不是去当代理主任,是风动厂饭馆面案缺人手。李主任在找我谈话之前一定是做了功课,他一见面就说,小高,这次给你找了个好地方,你去了又能下夜,又不耽误你写作,而且说条件比东大院还要好。 %hM8px4d  
我问;哪呀? dd&n>A3O=  
风动厂饭馆。人家厂里在办公楼里给咱们腾出的房,一间是仓库,一间可以住宿。 KDQqN]rg  
调我去干什么? /yhGc}h  
干你的本行,打烧饼。他们面案上缺个人,我感觉你去了能顶上。 n +R3  
我知道领导是有准备来的,肯定是不去不行。我表哥还在风动厂工作。何不痛快答应,就答应了。 :\sz`p?EC  
风动厂饭馆没有化肥厂饭馆大。但紧挨着厂子大门。门市部是停车棚改造的,有四五十平米。一溜柜台,几张桌子。经常被厂子职工当做等车的候车室。后厨的生产车间是窄窄的一长溜。不过办公室和库房确实是在办公楼里,有照明,有暖气,办公桌,单人床都挺不错。 g$P<`.  
当时风动厂饭馆站柜台的是四位女性,有三位是风动厂职工家属,其中有王桂华,是主任,老段兼仓库管理,比较年轻的一位姓邵,待人相对热情,性格比较活泼,一位姓任的是饮食公司过去的,不怎么爱说话。后厨的生产上是三个人,一个姓李的女的,我叫她李姨,一个姓王的男的,我叫他王师傅。他俩是一合手,多面手,打烧饼,炸油饼,搓麻花,炸大豆,啥都会,啥事都是俩人一起做。有时候俩人会来段男女生对唱,唱完了哈哈一乐。开始我以为他们是夫妻,后来知道不是。李姨是风动厂职工家属,王师傅家在城里住。我去了是干打杂,递个面棍,端个笸罗。有好些事还不用我。王桂华看见我闲着时常安排我去站柜台。 %40uw3  
高,你来帮着盯盯柜台。 Dx1w I  
我过去,她就走了。 g.9:R=JPT  
盯柜台就是卖货。饭馆里的货物品种不多,几种牌子的烟卷,几个牌子的瓶装白酒,散白酒,还有就是自己生产的麻花,烧饼,炸花生米,炸大豆。而且风动厂饭馆有个特点,挨厂子紧远离居民,上班时间一到饭馆几乎没有顾客来了,大部分时间是闲待着。如果是和段姨一个班,段姨会给我讲她的老家浙江一带的风俗,如果和小邵一个班,邵姐给我讲讲她的丈夫王龙三,我给她讲讲我表哥蔡景武。我从来没有和 rr;p;  
工作比较轻松,日子过的也舒服。好事又来了,饮食公司会抽我到公司工会帮忙,我终于走进了那个漂亮的三层楼建筑。 5OS|Vp||b  
w,/&oe5M+  
Cvk n2T  
【未完待续】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9-12-05
一个人一生中很有意义的经历

发帖
4899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9-12-05
2,我在饮食服务公司工会总共待了不到三个月。为什么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就是因为工资低。还有就是工会主席对我有看法,我感受到了多方面的压力。 iJE  $3  
按理来说我是借调到公司工会帮忙的,到了饮食服务公司工会以后,我是有了自己的办公桌,职务是文秘。工会主席张永峰是我的顶头上司,态度严肃,说了一大堆我是在考验期之类的话,算是对我的鞭策和鼓励,然后交给我一大堆书,布置了一大堆任务,要的还比较着急。但是我并不能安心地阅读资料,撰写材料,早上要参加公司的政治学习,晚上要参加公司的例行会议,这两项活动一般都是公司书记王洪全主持,公司的人必须都参加。王书记巨能说,讲话滔滔不绝,每天至少我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被消耗在学习和例会里。此外,我还得跟着公司业务科的老张到各个饭馆去检查。老张是公司业务科科长,从我一进公司就对他很热情,一出去检查都喜欢喊上我一起去。到了下面的各个饭馆饭店自然有主任经理的迎接,寒暄,客套礼仪,张科长经验十足,应对得体。然后开始从食品卫生到产品质量,分量高低,一项一项的检查,有批评,有解释,有争议,人们都笑呵呵的参与,感觉很有意思,很有意义。我呢,人轻言微,不便参与,也没有人注意,站在一边,无聊透顶。一上午跑好几家饭馆这样的检查,我可以说是心身疲倦,劳累至极。但是这样的检查我还不能不去,因为张科长是代表公司组团下去检查,从各个科室抽人参加是他的权力。工会主席张永峰也从来不拨张科长的面子,只是背地里催我材料,表示出诸多的不满意。我不得无偿地加班赶写材料。 W'w;cy:H  
如果单纯是累也就忍了,一开工资我傻了,22元7角8分。比我在风动饭馆少了将近一半。和会计一核对就是这个数,后来弄明白了,是我没有下夜的补助了,短了18元夜班费。想想也对,你不下夜了凭什么有下夜补助。一切似乎都合情合理。但是我萌生了告辞公司的心思。直到有一天,我把张主席布置的材料也完了,把他送给我的书也还给了他。说,我不干了。张主席很痛快,他说;你是王洪全书记调进来的,你不想干了得和他说去。 eO#Kn'5  
我去了王书记的办公室。王书记似乎很有挽留我的意思,给我讲了一堆理想前途的人生大道理。不知道那来的灵感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相声里的一句经典台词;我现在是不要前途只想图钱。王书记无语了。同意我回东升饮食总店。 X(Gp3lG  
UN'[sHjOnD  
东升饮食总店是商业局设的一个下属单位,在东大院一个叫3200米的地方,标志性建筑是个破大楼。东升的百货,饮食都在这有个总店,负责下面门店的管理。我回到东升饮食总店就又回到了李主任的手下,李主任又把我拨拉到了东大院饭馆。 BwwOaO@L  
回到东大院饭馆,一切如旧。下夜补助又有了。看来自己的权益还是需要自己争取。 !L4Vz7 C  
有一段时期,在韩主任的倡导下饭馆里组织了打汇活动。打汇是什么呢,就是饭馆里的职工每月发了工资拿出大部分来参与打汇,把汇到一起的钱给一个人,让她暴富一下,依次轮换。一下子手里握着好几百元确实能给人带了瞬间的惊喜。我当然要参加。但是,参与打汇也会面临着几个月,十几个月你的工资大部分拿不到,等到幸运轮到你。因此特别怕出现工作调动的情况。我等着轮到我一下拿几百元的惊喜。 XnmQp)nyV  
怕什么有什么。总店的李主任似乎认准我了,可能他把我当做了一个万能的棋子,隔一段日子调动我一次。去工程饭馆;小高,你瞧,他们工程面案上有个人休了,缺一个人,你去顶几天。去机修饭馆;高,机修饭馆最近出了点问题,有个女职工搞对象交友不慎,被男的打了,你过去是站柜台,少是10来天,多则半个月。让我回风动饭;王桂华你认识吧,你说说不注意,怀孕了,得去做流产手术,我觉得你去顶顶人手最合适,因为你那方面都抄的起来,当然着是临时性的,她一上班你还回来。我知道东大院的员工们喜欢你,另外东大院饭馆你离家也近。每一次李主任说的都有道理,都是帮忙,临时去。我没法拒绝。从内心里我是想努力表现的好一点,希望成长进步滴。 Q@gmtAp  
的确我去了几个饭馆都没待多长时间,少则10几天,多则两个月。在李主任领导的饮食总店下面有六个门店,除了肉食加工我没去过,别的都去过了。最后又抽调我到区商业局。李主任这一次特有理;小高,这次可不是我要调动你,是人家商业局点名让你去,帮助写东西。可能是两个月,也可能是三个月,你要是在局里表现好,嘿,说不定人家就留你在商业局了。 _]btsv\)f  
李主任年纪和我父亲相仿,他笑起来我觉得很滑稽。 sJ[I<  
抽调到商业局到了体改办。主管领导是主任郭保岐。郭保岐四十挂零,白净的脸,不留胡须,说话特别客气。第一次见了我还主动给我倒了杯茶水。接着谈起了我的工作问题。 vZ[wr@)  
你姓高,叫高旭东是不是?哈哈,我看见你第一眼就觉得你有股子才气。这次借调你来局里是请你帮助写一个材料,柜台服务说四话。这个说四话我琢磨着有这么几项,第一,主动热情先说话,第二,察言观色会说话,第三个是讲究艺术说好话,第四个是售后服务送别话,比如欢迎您再来等等吧。尤其是当顾客对商品质量产生疑问,找来退货的时候更要注意说话的语气,态度,程序..... SoX\S|}%6[  
郭主任真了不起,说的许多东西都让我觉得新鲜,大涨知识。他似乎酝酿这个材料很久了,连提纲,框架,内容都有细致的考虑。那还叫我来干什么?就是编成文字? ZYr6Wn  
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他给我抱来了一大堆书籍,杂志,内部材料,商业文摘。原来他要把许多东西加到说四话的材料里去。比如,中国的有几大名酒,中国那儿产的茶叶出名,怎样识别家电的质量问题,布匹的瑕疵如何确认是几级....涉及到的商品知识,国家政策非常庞大,岂是我一个高中毕业仅干了几年基层饮食工作能胜任的?用一个现在普遍的词句;当时我就懵圈了。 \^O&){q(9  
不懂没有关系,慢慢学习。你的工作就是每天看这些东西,以后融进说四话的材料里。累了可以到院子里休息休息,吸吸新鲜空气。 K TJm[44  
郭主任话说到这了,我硬着头皮也得接呀。开始工作,学习。早上上班,打开水,拖地。然后是看书,阅读那些杂志,文摘,写好写不好材料我是学到了不少知识。按着郭主任的提纲填东西。有几次我觉得差不多了,交给郭主任审阅都被否了,一遍又一遍的,我泄气了,郭主任鼓励,我觉得应该通过了,郭主任却让我推倒重来。 rEEoR'c6  
宣化商业局原来的院子在南大街劝业场那个位置,青砖平房,两进院子,砖石铺地,外院里院都有树,有的办公室的窗台上还摆着花盆,比蔚县县委大院少了些威严多了些情趣。院子里也不乏窈窕淑女。我除了看书写材料有时也到院子树下待一会,放松一下。我有时候也注意郭主任的工作,他负责局办刊物《商业简报》的组织,撰写,编辑。也很忙。但是我真的觉得他写的字不好看,歪歪扭扭的。可能是手笔赶不上思路的问题。 JGl0 (i*|  
在商业局待了有两个多月,说四话的材料终于通过郭主任的修改润色终于打印出来了。我重新回到了东大院饭馆。我的心里急呀,我的剧本创作扔下了几个月,有的地方找不到线头了,还得重新酝酿创作情绪。这个时候有个人意外地走进了我的生活,打断了我的生活秩序。 W8{g<. /  
说这个打乱我生活秩序的人必须先提到一个人,小毛子。小毛子是我们饭馆的年轻人,大名毛建立。他是我中学一位同学毛建国的弟弟。毛建国是八排的,我是三排的,在学校时没有交集,后来有一段时间,也就是毕业下乡之前我去过宣钢二炼干临时工,恰巧他也在那干临时工,说起来是一个连的同学,亲近了起来,一起工作,互相帮助,有了哥们义气。当时一起上班的还有个叫李铁龙的,我们三个人成了好朋友,好兄弟。也正是有这一层关系我们把当时一个姓曹的男的给暴打了一顿,因为他打小报告,在组里挺狂的,我们看不惯。结局是我,毛建国,李铁龙一起被开除。这是按下不提。再说毛建立。毛建立在饭馆负责炸油饼,和我们打烧饼挨着。干完活会到我们面案上聊个闲话,和我们面案的程晓玲开个玩笑。知道我和他哥是老同学后主动和我拉话,如果我说早点想吃油饼他会特意炸一个大的给我,同时盛一碗豆浆加许多白糖递给我。我把他也当做小兄弟。谁知道他啥时候看中了程晓玲,一天晚上,我正在写剧本他来了,递给我一根烟,胡拉乱扯地交谈几句,他突然说;你帮哥们跟程晓玲介绍介绍行不? ?7>G\0G  
我说;你们天天见面还用我介绍什么? ,TL8`  
我想跟她搞对象。 SPfz/ q{  
搞对象?她同意吗? C;]}Ht:~I  
不知道,这不就求你帮帮哥们。 $m{-I=  
搞对象这事情也求人帮忙,我有点想乐。 }pqnF53  
你喜欢她。 OolYQU1_  
喜欢。我爱她。 y&;ytNG&<  
她喜欢你吗? SB"Uu2)wZ  
我觉得还可以。你比如我和她开玩笑,我摸她脸,她都不恼。 i+rh&,  
小毛子说的这些我都见过。他俩确实经常打打笑笑。谁都不在意。没想到小毛子把这些上升到了恋爱的高度。挺认真的。小毛子平时对我挺尊敬,他哥和我是老同学,我没有理由不帮助。就问他;你想怎么向她表示? [t #xX59  
我送给她这只钢笔。 ~jcdnm]  
小毛子是有准备的,他掏出一支新钢笔放在桌面上。接着说;我听小道消息,程晓玲要调到化肥饭馆当会计了,送给她钢笔正合适。 E6+c{41B  
接着,小毛子跟我又讲了一堆他喜欢程晓玲的理由,说了一堆程晓玲会喜欢他的依据。我急着搞剧本创作,支他离开。 &c[.&L,w4  
行。我明天给她。她愿意不愿意接受和你建立恋爱关系我可保不了。 _Sa7+d(  
谢谢你了。 /j%(Z/RM  
小毛子走了。 QX`Qnk|Y  
第二天,下了早班,办公室里没人,正是个机会。我把程晓玲叫进屋里。 Cn6<I{`\  
程晓玲,送给你支钢笔,看看喜欢不喜欢。 %DOV)Qc2  
程晓玲拿起钢笔看了看;喜欢。谁送得? G,o5JL"t  
毛建立。 LC8&},iu  
他啊?我才不要他的东西。 i`k{}!F  
程晓玲把钢笔往地上一扔;你少跟我扯他的问题。 mO#62e4C  
我挺尴尬。立刻给自己找个台阶。 wz[Xay9jW  
你看你,小毛子喜欢你不是错误,你爱不爱他是你的权利。我传个话你同意不同意都可以,但是你不能把人家的笔给扔了。 :{7gZ+*  
你少跟我说这些。 ^HiI   
程晓玲摔门而去。 Ht`kmk;I)  
第二天晚上,小毛子来办公室打听消息。我把程晓玲拒绝的意思告诉了他。他有些悲愤,掏出把小刀在桌子上戳也戳的。 P|U9f6^3  
我安慰他说;那儿搞不到对象,她不同意就算了,你没必要和她过不去,更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 4$W}6 v  
小毛子收了刀子走了。没过几天他调走了,临走是和我说,要去工农兵饭店学炒菜的手艺。 c+a"sx\  
但是程晓玲并没有调化肥厂饭馆去,她依旧在东大院饭馆打烧饼。发生那件事后见了我有点不好意思。没几天就都忘了。谁知道她会对我有了意思。后来还闹的不可收拾。  (zIWJJw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9-12-06

发帖
4899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9-12-07
3,当一个女人主动帮助你给你洗工作服,偷偷给你买烟卷,放在你的桌子上,是不是在追你?也许是我早就心有所属,也许是自己的情商太低,我一直没有注意这些细微的东西,沉醉在自己当作家的梦里。直到有一天单位的韩主任捅破了这个秘密。那天单位发了电影票,是上午10点的场次,我还在班上,韩主任喜眉笑眼地来到后厨,问我;你的烧饼还没有打完?我说;这就完了。还剩最后一炉。 4I7;/ZgALQ  
那就让武大姐帮你取出来吧,程晓玲在等你。 y)#=8oci  
韩主任催促着。 C .{`-RO  
你咋知道程晓玲是等我?我不解地问。 6Cz%i 6)  
韩主任做出一副过来人的表情;我看见她在那磨磨蹭蹭的,假装车子有问题,你过去喊她一声她肯定跟你走。 4}MZB*);0  
有主任发话我有什么不敢走的,当下脱了工作服,收拾着去看电影。程晓玲果然推着辆自行车站在车棚那里,我推上自己的自行车说;走呀。程晓玲就骑上自行车跟着我走了。 XR.Sm<A[  
有了这次看电影的经历,我们的关系突然进了一步,除了工作接触私人接触也有了,我再这个大脸盘子的姑娘也觉得好看了。心里也时常会想到她。但是那个时代不象现在的年轻人,彼此有点感觉就亲吻,就拥抱,就同居,发生关系。我们就是除了工作接触私下约个会而已。而且没处多长时间就出现了问题,她说她父母反对她和我在一起。俩人一见面就哭哭泣泣的,这让我很难过,也很烦恼。一天,单位又发了电影票,我看见程晓玲拿着电影票在犹豫,就过去把自己那张电影票也递给了她;你叫你妈陪你去看电影吧。在我转身的那一刻我听到程晓玲哇地一声哭了。我没有回头。我去东升总店找到李主任,哭着恳求他把我调回风动厂饭馆去。 J'4V_Kjg-  
当时总店里新调来位宋和生书记,李主任和宋书记一核计同意了我的请求,于是我有了第三次进风动厂饭馆的经历。风动厂饭馆此时人员有了些变化,柜台这块段姨调走了,据说和老公回了浙江,小任也调走了,来了位姓潘的小女女。小潘人长的漂亮,处于热恋期的女孩,变着法的穿新式服装,常有个大老季来饭馆坐坐,其实谁都知道他是看小潘的。可惜人家小潘有对象,天天自行车接送。别人有想法也没有机遇。 $5S/~8g(  
面案这一块王师傅调走了,来了位胖大姨。还多了位姓庞的男的,王桂华主任分配我和他一起打烧饼。庞师傅是中年男人,脏活累活抢着干,对我挺照顾。我到了风动饭馆后他还主动把下夜值班的活让给了我,我又可以住到办公室里,搞我的剧本创作。走出了失恋的阴暗时期。 d;WXlE;  
剧本终于写出来了,我想给它找个发表的地方,可巧宣化剧场来了个剧团,在剧场演歌剧,我抱着剧本就找剧团去了。剧团有位男同志接待的我,对我挺客气。他接过剧本看了一阵子,不住地点头,我心跳的很厉害,以为我要成功了,谁知道他看完了摇了摇头;很可惜,我们用不了你这个剧本。我问;为什么?他说;第一,我们剧团使用那剧本都得经过出版的审查,上级的同意,第二个就是你的剧本有点问题,你是第一次搞歌剧剧本的创作吧?你写了大段大段的唱词,文字很美,合辙押韵,但是你想过吗?一个演员在一场演出里她能够唱这么多吗,嗓子受不了的。你这个戏要是整个排演下来演出至少得五六个小时,观众也在剧场里坚持不下去?我的建议是;你可以在精简一些,把它改成一个电影剧本。 L"ob ))GF  
我记不清楚是怎么走出剧团的,当时脑子跳动着两个字就是;完了。呕心沥血两年多,出征未捷身先死。孤注一掷颜如玉,梦中美景变成灰。 8CN~o|uN  
或许是命中的注定,或许是上帝的恩赐,我去了趟北京,回来的火车上竟遇到了我那位暗恋的同学,她成了一名列车乘务员,正搀扶着一位老人下车,当她回过身来我看到了她的脸,她就是我的天使,依旧那么美丽,一瞬间泪花盈满了我的眼眶。 i\94e{uty[  
矣,怎么是你? aFtL_# U  
女神冲我笑着。 i.Jk(%c  
你在这列车上工作? EL+P,q/b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甚至不敢大口地呼吸,怕她被呼气吹跑了。 &&er7_Q  
是呀。我在这趟车上跑了好几年了,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你。 6O# xV:Uc<  
女神仔细端详着我,眼光里闪着我熟悉的顽皮。 FNB4YZ6  
我早就想见你。 h Lv_ER?  
我忘情地抓住了她的手,心里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跟她说,说说我的委屈,说说我对她的爱慕,说说我做的所有努力。但是没有时间了。女神拉着我手把我送到站台上匆匆地和我告别了一句,匆匆地蹬上列车,关闭了车门。我看着列车由慢变快消失在远处的天际。  1@p'><\  
回来以后我想了很久,她当乘务员了。我还是个打烧饼的。我觉得我们差的是两个世界的距离。决定放弃。她应该有属于她的生活,就做为我生命的过客好了。当然我会在心里找个地方把她藏起来。 :rhh=nHgn  
jo ^+  
在风动厂饭馆一年,我有了结婚伴侣。在风动饭馆搞上的。虽说不大顺利,刚开始受到了她父母的阻拦,我们也因为对许多事情的看法不一致经常发生争执,吵架,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搞上对象后我就被再次从风动饭馆调离,回到东大院饭馆工作。这也好,结婚办事来的大多是东大院饭馆的同事,送了一大堆暖壶,脸盆。经过几十年的摔打损坏,至今家里还有一个暖壶,成了我那段生命中一段美丽的记忆。 cBz_L"5vr[  
我重新回到东大院饭馆的时候,全国的经济改革已经铺开了,全民经商的氛围确立,广播报纸天天鼓吹下海经商,能人治厂的信息。厂矿企业纷纷成立附企公司,职工个人是利用工作之余,倒腾服装,倒腾信息。由于饮食行业进入市场的门槛较低,到处是开饭馆的,个体私人的早点摊饮食点越来越多。国营饭馆的效益逐渐下滑,职工们的工作,生活都感受到了危机和压力。在这段时间我的活的也很紧张,我的工资是30元出头,媳妇工资不到40元,物价却学会上涨了,加上女儿的出生有了经济压力。我这个媳妇接受新生事物比我快,还想着出去倒腾生意。我得劝阻。我父亲也不在厂里安心工作了,先是去了厂办饭馆,后来和别人合伙做生意。家里各种信息变的比天气都快,一会是惊喜,一会是叹息。我也没心思搞创作了。日子是随波逐流,行云流水。 Bgy?k K2[  
一晃到了1985年。有一天,总店李主任找我,一脸严肃;小高,你跟我到风动厂饭馆去一趟。去就去吧,我已经学会了服从领导。那也是他最后一次调我到风动厂饭馆去。 'awZ-$#  
到了风动饭馆一进门可巧就看见了一个50多岁男的正坐在柜台里喝酒。典型的违反柜台纪律。更严重的是李主任眼尖,他比我先进去一步,看见那人是从门市部散酒罐里打出了一提酒,又往酒罐里兑了一提水。 .GH#`j  
老李,你这是干什么?有你这么干的?上班喝酒也就算了还偷公家的酒喝,往酒罐里兑凉水。你是不是觉得谁也管不了你?李主任越说越来火,恨不得进去打人。 B jsF5~+\  
现在我宣布,免去你饭馆主任的职务,你被停职了,回家写检查,等候组织处理。 Mw9;O6  
那男人抹了下嘴,一声不吭,拎起提包,出了柜台。原来他现在是风动厂饭馆的主任。 5U5)$K'OA  
李主任等那个男人走了,转过身对我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风动厂饭馆的主任。 _q /UDf1  
王桂华呢? UYW{A G2C  
谁知道她怎么没上,她现在不是主任了。高旭东你就负责这里的管理。你要放心大胆的管理,我支持你。 "? t@Y  
看出来了,李主任是有目的带我来的。 s%p,cz; ,  
没过多久,经过李主任和风动厂有关领导的协商,对风动厂饭馆实施了扩建改造,按上了烤烧饼的大电炉。又调进来了两个青年职工,把我们这搞成了一个生产基地,东升总店下属的各个饭馆都要来我们这取烧饼。我也得好好表现呀,抓生产质量,协调各种关系,还托我表哥的关系给饭馆制了四个大字,漆上红漆,按在了饭馆门市的门顶上。我也准备大干一场。 B9(e"cMm  
谁知道形势变化一日千里。化肥厂饭馆归了化肥厂,机修厂饭馆归了机修厂,工程饭馆的职工也在嚷嚷着要归工程机械厂,东升总店下面就剩下了,东大院饭馆,风动厂饭馆,和一个肉食加工厂。最后哑默悄声地东升总店也撤销了。风动厂饭馆这个烧饼生产基地也失去了扩大生产的意义。 bX*c-r:  
就在这个时候还发生了一件当时很生气,现在看起来挺有趣的事情。一天,门市部里来了三个人,带头是个50多岁的老头,进了饭馆不买东西,看东看西,最后站在柜台前头说话了;我姓白,你可以叫我白经理。 "- XJZ;5  
白经理就是白全孝,实施铁腕管理,饮食公司出了名的改革人物,公司宣传过他的事迹。 pXBlTZf  
我问;白经理到我们风动厂饭馆这有什么指示? @/yJTMcf  
你们主任是谁? /UAcN1K!B  
我。 byB ESyV!O  
你是主任?怎么你一个主任和一名员工站柜台? LA%t'n h  
王桂华病了,请假休息。 b2p;-rv  
休息几天了? (iO8[  
有四五天了,她身上有些浮肿。 ->29Tns  
你咋知道她身上浮肿? ="Sa>-d o,  
白经理似乎有意找我的茬。我怎么知道她身上浮肿的和你有什么关系?而且那天王桂华和我请假确实挽起裤腿让我看了她腿上的浮肿。据说是公司强制要求生过二胎的妇女做绝育手术引发的后遗症。 $b=4_UroS  
我批准了她的休息。 0X'2d  
你一个小小的门市部主任有什么权力批准她休息? Fy'/8Yv#L  
我说;我在这负责,当然有批假的权力。 y %4G[Dz  
白全孝端起了领导的架子;我告诉你,门市部主任最都有批三天病假或者一天事假的权力,超出了必须报总店领导同意。我命令你现在去把王桂华给我找回来,通知她马上,立刻上班。 ]x<`(  
人有点权势就这么牛逼?可是我向来不吃这一套。 ]pi8%.d  
要去,你去。我不去。 ?.%'[n>P  
我免了你主任的职务。 @M!Wos Rk  
你砍了我脑袋我也不去。爱咋地咋地。 uv$t>_^  
白全孝气的脸都白了。谁让他碰上我呢?惹急了我啥也不怕,更不把你这个芝麻粒的狗屁官放在眼里。 7UzbS,$x  
我们走。 map#4\  
白全孝带着他的随从恼悻悻地走了。邵姐这时候悄悄地对我说;听人家说这老家伙顶不是东西,小心他往后整你。 Rz_fNlA  
我才不怕呢!我心里说。 A tU!8Z  
过了些日子也真没发生什么事情。有一天公司打来电话,【电话是打到风动厂大门看门室的】说找我有事。风动厂看大门的老王,老任几位师傅和我挺熟,跑着来告诉我;你快去接电话吧,你们公司领导要找你。我以为是白全孝在找我的麻烦,过去接了电话,原来是位女的,听声音我能够想起来,她是公司政工办的。在公司见面我们说过话。她打电话是通知我参加换届选举。 q;{# ~<"+  
我对着电话说;我不去!凭什么让我去。 1s@%q <  
电话那头说;区里对换届选举很重视,对各单位抽调的参加换届选举的人要求也很高,必须有高度的思想觉悟,必须有良好的语言沟通能力,必须是公司机关工作人员,有一定的素质和水平,所以公司决定推荐高旭东你去。 )QO"1#zg@c  
我听了都想笑了;我又不是公司机关的。 gPrIu+|F  
扔下了电话。 RO10$1IW.2  
后来是宋书记亲自找到了风动厂饭馆给我做工作,他说;我是亲自来做你的思想工作。你这个人挺牛逼,公司的领导都说服不了你。这不找到我你的老上级动员动员你。 ,b/qcu_|-  
宋书记是复员转业到我们总店的。他给我讲了一些情况,他是调到华庆总店去了。李世民主任总店撤了就退休了。接着又做我的思想工作;
公司抽你你就去吧,胳膊扭不过大腿。再说了,抽去搞换届选举也就是俩三月的事,完了你还回风动厂饭馆继续当主任。宋书记认识水平不高,说话咧咧的。但是我结婚盖房时他亲自上架砌砖,帮助我。这是情意。我不想让他太为难,答应去帮助搞换届选举。我参加换届选举的这一块属于工业街办事处管辖区域,在工业街办事处有临时办公室,有男女三四个人为一个组,主要工作是动员东大院的居民参加推荐,选举。有入户宣传,到居民会讲解,一榜,二榜,三榜张榜公布等程序,挺正规,挺累人,最终是要保的是一个叫罗任武的同志当选。他是区里推荐的候选人,区工会主席。换届选举完了,我回公司复命。公司让我回东大院饭馆。我说;总店的书记经理都说过换届选举工作完了让我回风动厂饭馆的。怎么现在让我回东大院?
z%cpV{Nu  
你不知道东升总店撤销了啊?现在你们归朝阳楼白全孝管理。他让你去东大院去。 6JYVC>i  
听到白全孝三个字,我明白了,争取没有意义。或许这就是个设计。 4?3*%_bDJ,  
我到了东大院饭馆,着个时候李南山调走了,韩桂芝是正主任。她呼眨着大眼睛瞧着我,问;你真想回东大院? W@( EEMhw  
不愿意又有什么办法? ;E{k+vkqy  
姐实话告诉你,姐不是不想要你,是东大院饭馆完了,工资都开不出来了。我正在联系调动,想去烟酒公司,你来了正好接替我这个主任的位置,但是姐跟你说句掏心窝子话,你别来。 OB{d^e}  
我从没听到过韩桂芝如此的跟我说话,心里暖暖的。 D:yj#&I  
那我怎么办? f 4Yn=D=_  
你回公司呀,他们可以抽调你去搞换届选举,现在也有责任解决你的安置问题。你去公司就说我不要你,在公司坐他三天,怕什么?看他们给你怎么解决。 <,S5(pZ  
有了韩主任的鼓励我去了公司。你还别说,韩主任的指引是正确的。我在公司没坐三天公司就解决了我的安置问题,把我调到了南大街水饺部。 vg6 ' ^5S7  
南大街水饺部在炸子市街头起,右面隔条巷是区新华书店,左面是毛呢店,县新华书店,红门百货商场。地理位置相当优越。公司把这当作一个改革的新试点,实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除了负担老饮食的十来名退休工人的退休工资,看病费用全部归水饺部自己分配。水饺部的人员全部是青年人,16名女工,3名男的。主任是年轻的女女---李文红。她安排我干采购,骑着三轮车买买菜,拉拉肉,去北大仓进点整件的烟酒,干了一个月一开支,奖金就有四五十块,加上工资有七八十元,比在东升总店任何一个店时开的都多。谁能想到捣蛋不服从分配竟是这么个结局。 r?l7_aBv3  
【完】 `<z"BGQ  
本文未经容许不得商业使用。 P&s-U6  
2019年12月6日
z!<X{& e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9-12-12
很好的体会文章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9-12-17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9-12-21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9-12-27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9-12-31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1-07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01-09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01-16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01-21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01-25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03-11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03-15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03-19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03-23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03-26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03-31
很有道理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04-04

发帖
58549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前天 11:01
努力做好工作是前提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
      
      sh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