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626阅读
  • 1回复

[桥西桥东生活]怀念蔚县前县委书记黄绍雄(转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3882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11-08
我知道的“安黄之争”
——怀念蔚县前县委书记黄绍雄(三)
張懷遠
所谓“安黄之争”,是前县委书记安俊杰与黄绍雄两人,在对待代国史实方面的一场学术争论。这本来是十分正常的事,却在不正常的社会气氛中,被误读为两位书记对垒的事件。
我是当事人之一,在撰写怀念安俊杰的文章中曾提及此事。如今,黄绍雄也作古,我想再次加以回顾。
据我的日记记载,2005311日,我到黄家看望时,黄绍雄将他撰写的《〈古代国漫笔〉与“尊重史实”—与安俊杰同志商榷》一文交给我,说“请你批评”。
我是蔚县地方史学的外行,哪里敢批评,只能欣赏。拜读之后,12日,我持稿到黄宅送还,两人又议论了一番。13日下午,我应邀再到黄宅,取了《商榷》文稿,并黄绍雄分别致安俊杰和刘徙的两封信,14日,我将信文分别投递给张家口的安俊杰和刘徙。
322日,黄绍雄到我在机关四楼的办公室,送来他修改后的《商榷》第二稿。
323日,黄绍雄给我打电话,说安俊杰回复他电话了。
41日晚,黄绍雄打电话来,具体情节没有记录,我也回忆不起来了。3日,我到黄宅看望,交谈的内容未即记录,估计应与文章有关。412日,为了王老赏研究事,我踏上赴温州拜访古塞夫人吴秋萍和侄儿陈钟镠的南下之旅,回到蔚县时,已是52日。
530日,安俊杰给我打电话来,谈他正在撰写《古代国补笔—兼答黄绍雄同志的质疑》。他说,地委书记张德盈看了他的《古代国漫笔》,曾经称赞,说:“俊杰,你的书让我知道了很多历史知识。”他试图引用张德盈的话,反证他书的价值意义。
黄绍雄对此的态度,见于他的文字:“(2005年6月份收到安俊杰同志《古代国补笔—兼答黄绍雄同志的质疑》一文。我真希望‘查阅了大量古籍史料’的安俊杰同志能举出一些史料反驳我提出的问题,可是,《补笔》没有举出任何一条史料,却仍然坚持《古代国漫笔》‘是一篇可以让人相信的普及历史文化知识的读物’。我只好沉默,并对这样的‘历史文化知识’的传播(更不说‘普及’)感到一些担忧。”(黄绍雄《代国代郡通志》第81页,中华书局,2008年第1版
20088月,《代国代郡通志》出版时,黄绍雄将《商榷》一文的题目修改为《历史不可随意编造—读安俊杰同志的〈古代国漫笔〉》,作为附录,附在该书第一章之后。此后,他曾跟我念叨,假如该书再版,他准备删去这篇《商榷》。20154月出版第二版时,果然删去了。
这就是我知道的“安黄之争”的大体过程。
如今,论争的两位当事人皆已不在,但论争所涉及的问题依旧。而我听到的坊间舆论,纷纷扰扰,莫衷一是。向黄者一说,向安者又一说。有人认为黄绍雄太“认真”,何必为这么点事犯颜直说,挑动干戈呢?或许还有人认为他像唐吉诃德,挥舞长矛大战风车那样不识时务。还有人,因为涉事的是两位县委书记,保持了沉默。
在我与黄绍雄的多次接触中,几番谈到这件事。每当我提到这是学术争论时,黄绍雄就正色道:“哪里是学术争论,是打假!”在他看来,这件事本不属于学术是非问题,而是史实真假问题。
黄绍雄平素给人的感觉,是谦谦君子,文人雅士,温良恭俭让。人们也许没有想到他会在史实的是非面前,一跃而变为斗士。
坦率地说,我与安、黄两位私交都很好,一直到他们的最后。为了《商榷》一事,安书记似乎耿耿于怀,言语中流露出认为我有亲黄疏安的倾向,其实他多虑了。我虽不才,但也注意以良知大义晓谕自己,在友人和学术之间取公正的态度。
我的理念是:我爱我师我友,我更爱追真求正。我视追真求正精神为神祉,人对于神,是必须无条件敬畏的,在追真求正精神这位人类惟一的神灵面前,尊师敬长之情和高友贵谊之义,都必须无条件服从。相比于他们两位,我的缺点毛病多多,脖颈后面的小辫子一抓一把。所以,我欢迎赐教,不敢拒绝批评。我还将指出了我书错误的仰继兄和王玉祥兄,点名予以鸣谢。(见《王老赏传略》第178页,线装书局,2013年版)所以,我觉得,我能梳理和坦言“安黄之争”,或许是对他们二位的一种最好的纪念。
安书记将治史与评话两种体裁柔合,结果弄得历史不是历史,评话不是评话。本来,严肃的史料与可以说长道短的评话,是泾渭分明的两种文体。历史就是历史,不容随意编造。欲治史,就必须严格尊重史实,这是无可商量的。如果史实不确,怎能普及历史知识?拿大人物的不当说辞作证,也无济于事。
而黄书记勇敢地站出来批评,我以为应该大加赞赏,反倒是那种因怕惹人而默不作声是一种罪过。因为社会上研究史学的人本来就少,假如知情者不说话,一般人又不能辨别,把错谬留给历史,岂不是更大的错误?!
中国一向有戏说历史的不良传统,把历史当成一块橡皮泥,想咋捏弄咋捏弄;把治史当儿戏,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了无敬畏之意。再加上中国文化界历来就有把历史与小说混写的糟糕传统,如鲁迅严词批判的《三国演义》。小说就是小说,史书就是史书,两者不容混杂。哪怕是介绍历史的普及读物,也必须严守史实,不能游戏笔墨。试问:你的文字是让人们当插科打诨的笑话听,还是当严肃的历史知识看?因为你讲的不是寓言故事,而是真实的历史,而涉及历史的文字是不容随意的。假如别人将你本人的历史写扭曲了,你高兴吗?从这个角度上讲,我对安书记的用笔轻率不以为然。
“安黄之争”随着两位当事人的离世暂归平息,但是余波涟漪仍在。“安黄之争”所映射出来的历史著述必须符合历史真实的严肃课题,并没有很好解决。辩论与争论,从来都是学术进步的推进器,历史迷雾的净化剂。黄绍雄虽然为净化蔚县地方史料付出努力,却到最后也未能享受维护历史真实所应得的殊荣,甚至被讥讽。对他的这点损失,我希望用自己的宣扬加以补偿。
黄绍雄批评安俊杰,并非为了一己之私,而是为了治史之公,还有一个佐证。就是黄绍雄担任县政协主席之后,花了很大功夫,亲自校阅往期《蔚县文史资料选辑》刊物,做勘误工作。《蔚县文史资料选辑》中确有史实失实之虞和史料芜杂之嫌,这是时代通病所致,欲想纠正,还须整个社会风气的好转。一个人即使管得一时,也难管得许久。但是无论如何,我敬佩他这种严肃认真的精神。所以,面对安俊杰《古代国漫笔》中可能的史料失误,黄绍雄不会置之不理,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社会只有形成鼓励批评,鼓励论争的良好风气,才能促进学术的发展。因为学术上的孰是孰非,只有通过严肃的论争才能解决。我想,“安黄之争”若能为后世留下这样的警示,也算他们二人的贡献了。
                                       20190222日,静也轩

轩辕黄帝说:“播之于天下而不忘者,其惟道矣!”

发帖
60387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20-11-0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
      
      sh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