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646阅读
  • 5回复

[桑干河文化]黄阳山不是“燕然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3848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9-08-20
F4z#u2~TC  
黄阳山不是“燕然山”
vBF9!6X.  
M_ %-A  
0^u Ut-  
        忠实记录史事,撰写史志,是为正确地总结国家和民族社会发展中的经验教训,从中得到借鉴,更好地做人,更好地办事,更好地治理国家。因为,只有很好地了解过去,才能更好地面对未来。从这个意义上说,历史是一条根,是一面镜,是一只船。 aHpZhR| f$  
        国史之记述,亦影响到地方志书的产生。元、明、清,仿照国史分门别类的地方官修志书也发展起来,省一级的叫“通志”,县一级的称“县志”,各大名山有“山志”,河流有“水志”,寺庙也有其“志”。这些地方志书,对各地的山川、河流、文物古迹、风土人情、土特产品、历史人物、地方官政绩等,都有丰富的记载,它不是研究各个不同地方历史的重要材料,同时也为研究中华五千文明历史,提供了重要的参考性资料。详细研究地方志书,常常可以解开正史某些谜题,纠正某些正史之误,是正确地了解中国历史不可忽缺的补充材料。 WfG +_iP?  
        然而,杜撰历史,篡改历史,附会史事与地名,事实上就是破坏真实的历史传播与民族精神之传承,就是对史志文化的一种反动。在地方史志中,由于编撰者学识浅陋,知识面有限而曲解历史;撰述地方史志者,往往都是本乡本土的文化人,多数又非专业人才,出于朴素的热爱家乡之情,就会出现对地方某些事物存有虚美的情况发生,仍至曲解史事发生地而行有意无意间的历史与地名的附会,这种情况在地方志的编撰中最为常见。不仅如此,在爱家乡甚于爱国家的心理、情绪支配下,某些地方志的撰修者,对于前人业已纠正了的附会之说,还要寻找新的所谓证据,欲行将其坐实。这种对于史事的曲解与附会,反过来就又影响到人们对于历史的认识产生错误。例如《畿辅通志》、《保安州志》等地方志书,误指黄阳山为“燕然山”,就是其种的一个例子。 },JJ!3  
        东汉永元元年(89年)夏天,窦宪、耿秉大破北匈奴,出塞三千余里,北登燕然山,刻石纪功而还。始撰于明朝弘治十一年(1498年),刊刻于明朝正德年间(1506年—1521年)的《宣府镇志·景致·镇城八景》中记“燕然叠翠,燕然,山名。在城东南三十里。其山有“叠翠岩”,雨后岚气青翠可爱。”在《山川》条又曰:“燕然山,详具景致类。相传为汉窦宪纪功之处。按史,燕然去塞三千余里,此非是”。这,显然是否定黄阳山为古燕然山,是窦宪刻石纪功之处的附会。但是,到了康熙二十年编撰的《畿辅通志》中,则将这一被《宣府镇志》编修者否定了的“燕然山”,又肯定了下来。其在《卷四·山川·宣府》条下载:“燕然山,在镇城东南三十里,相传为窦宪纪功处。山有叠翠岩,霁雨澄风,青翠欲滴。”其实,黄阳山从来就没有叫过什么“燕然山”,当然也不是什么“窦宪刻石纪功处”。就连此山有所谓“叠翠岩”的说法,亦是张冠李戴,将历山中的龙门峡内叠翠岩笔移到了黄阳山中。到了康熙五十年编修的《保安州志》中,当地的文人、参与修志的杨养正先生,为了进一步坐实所谓“窦宪刻石纪功”的“燕然山”,则又给其附会“找出了新的证据”。此志在《舆地》编这样说:“燕然山,在州西北二十里,汉窦宪北征还,令行军司马班固勒铭于此,今漫灭。郡人杨养正谓:‘燕然山,明初始名保宁山、塔山,其俗名也。然则二山本一山,明初必有铭碑遗址,僧人误以为镇城之具,因改建塔,遂名保宁耳。按塔踞山巅,高朗四达,其即为勒铭处无疑。” t? 6 et1~  
        在当地文人对所谓“燕然山”的“坐实”性“证言”中,外来的游客也就这样地认为。所以,浙江平湖人,清顺治年间进士卢生甫到保安州游黄阳山写下的两首长诗,就都出现了一系列的附会性错误。如在《燕然山》长诗的开头,其序曰:“寻孟坚勒铭处,漫灭久矣。惟塔岿然高踞山巅,四望豁爽。当日 选胜侈陈必在其地,后当有遗址。俗僧不晓,误为古者镇压之具,因建为塔。自是以来,山遂名保宁,而忘其为燕然。人知有塔,而不知有铭矣。”其诗云:“涿鹿缅古勋,其次惟燕然。巉岏不可上,遥望如岳莲。涧壑历百折,岡阜仍千盘。险艰神自怡,努力登其巅。忆昔椒房宠,功业思高骞。长驱大漠尘,万里翔鹰鹯。旋军扬汉威,史笔有孟坚。欲与阪泉师,辉映相后先……”在《梁凝山郡伯招游黄阳山清凉寺》长诗中又说:“居庸连宣云,北牗环神州。嶂岭翼层关,天险罗戈矛。涿鹿始用兵,阪泉擒蚩尤。鸡鸣出唐师,燕然铭汉猷……” =IQ}Y_xr  
     按理,明朝的《宣府镇志》对于附会黄阳山就是窦宪刻石纪功的燕然山,进行了很明确的否定,清乾隆二十年再编撰《宣化府志》,就不应当再就此事浪费笔墨了。但是,它在《卷之五·山川上》则再一次对此进行更详细的否定之论,这是因为,不仅《畿辅通志》有这样错误的说法,宣化府下辖的保安州也在其州志上编造说辞,坚持附会之说。所以《宣化府志》在《山川志上》说:“《畿辅通志》:‘燕然山在宣化县东〔南〕三十里,上有叠翠岩。’《宣府镇志》:‘〔燕然山在〕镇城东南三十里,相传为窦宪纪功处。’案:汉《匈奴传》师古注:‘燕然山在速邪乌〔似应作:涿邪北〕。窦宪出塞三千里纪功,当在其地。若今县地,犹是汉之郡县地,何足纪功?要知古人于北塞边地每有燕然之名,如《唐书》云中郡有燕然山,前明《隆庆志》居庸西山亦曰燕然,不过以其为域中极北之地,故以燕然拟之,若必以窦宪为说,则诬矣!” L_vl%ii-  
        然而,现在涿鹿编辑的《古蕴涿鹿》丛书,对于这个将黄阳山附会为窦宪刻石纪功的“燕然山”不仅未作丝毫批评,而是通过原文照录《保安州志》诗文,对所谓涿鹿有“窦宪刻石纪功的燕然山”进行了肯定。其在《古籍卷·上》全文照录清代杨养正的《塔山记》中,对“在州西十里即古燕然山”的注释中说:“燕然山,《保安州志》记载:‘在州西北三十里,汉班固有铭,今漫灭’。”在《古籍卷·下》全录清人卢生甫《燕然山》《梁凝山郡伯招游黄阳山清凉寺》两首长诗,并在《题解》语中,全录卢氏关于黄阳山即窦宪刻石纪功的燕然山之说,而且评论道:“诗中不仅追溯孟坚在此勒铭的辉煌,对汉代历史人物的功过作出了独到的评价” $,, PF/N8c  
        黄阳山从来就没有叫过“燕然山”,当然更非窦宪刻石纪功处,窦宪刻石纪功的燕然山,就是现在蒙古国的杭爱山。地方志书虽非国史,但却没有一事不涉及国家的历史、历史地名、历史遗址的,对其的编撰,同样应当精益求精,而不应当利用这个载体附会历史。附会历史,对国家有害。 vVa|E# [  
—————————— /(5"c>  
     ①冯印涛主编:《古蕴涿鹿·古籍卷上》,大众文艺出版社20138月版,第254255页。 @$%GszyQ'  
     ②冯印涛主编:《古蕴涿鹿·古籍卷下》,大众文艺出版社20138月版,第299300页。          AzXLlQ  
bl^Ihza  
-XCs?@8EQ  
        (此文原载于人民日报出版社2016年1月版《被曲解了的古史地》一书第274至276页)                                          Q#H"Se  
.|R4E  
轩辕黄帝说:“播之于天下而不忘者,其惟道矣!”

发帖
30761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9-08-20
    写史要实。 L.@$rFhA  

发帖
59481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9-08-21
还历史于真实的面目,这是研究历史的第一要务。

发帖
13848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9-08-21
淡泊明志: ;6R9k]5P%  
还历史于真实的面目,这是研究历史的第一要务。 @mZK[*Ak<*  
j?*n@'   
kM4z %  
    此乃史家之言!
轩辕黄帝说:“播之于天下而不忘者,其惟道矣!”
发帖
297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10-14
Obc,    
             涿鹿县新编的书《古蕴涿鹿》(上)册第254页: IP !zg|c,  
          
         此书引杨养正《塔山记》之文,一开头便说,在州西十里即古燕然山。其注释说:燕然山:《保安州志》记载:“在州西北三十里,汉班固有铭,今漫灭。”
         似此等错误颇多。

发帖
664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10-14
回 溪源一支 的帖子
溪源一支:              涿鹿县新编的书《古蕴涿鹿》(上)册第254页: L,X6L @Q  
          [图片]      &nbs .. (2020-10-14 09:13) bm7$DKp#  
QnOa?0HL/  
塔山之巅,在明代是保宁寺;在清代是灵境寺;但是在金元时期,那里是全真教的龙阳观。丘处机、尹志平都曾在那里长期居住。“明三暗四,汲则同声互动。若七星坠地,北斗沉山者,为井。”那不就是全真教的“天罡北斗阵”嘛。 ~E`A,  
uTJ?@ ^nq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
      
      shishi